May 10, 2006

再見了,親愛的Crystal

  禮拜五從同事口中,得知了妳的消息,我震驚得完全無法作出任何反應,或者說,我根本不知該有什麼反應,唯一的念頭是,怎麼會這麼快?

  妳的病情我們都持續關心著,雖然知道擴散速度快得超乎想像,但見妳手術成功後的好氣色,大家都很替妳高興,甚至一度想強迫自己忘記妳實際的情況是如何糟糕。我說不出「妳一定會好起來」這種可笑的謊話,只好對妳,也對我自己說,希望妳還能來參加我們明年的尾牙。然而,這點心願畢竟還是太奢侈了。

  和我一樣,妳是家中的大姊,也是同樣好勝又愛顧作堅強的牡羊座,因此,對於妳的強打精神,我看在眼裡的心疼更是比旁人還多。從妳父親過世開始,照顧母親的壓力便全部轉移到妳身上,加以工作持續的緊繃和忙碌,還有,妳一直沒說,但我們都心知肚明的,妳的婚姻狀況。總是習慣一個人強撐的妳,在大家面前總是一副非常有擔當的大姊樣,事實也是如此,妳的可靠和細膩讓我們在工作上總是受到妳相當多的幫助和支援,妳總是站在第一陣線去面對那個情緒化的V老大,然後笑著幫我們解決突發問題,但卻沒有人能幫妳作緩衝,這些點滴,我們都是放在心上的,雖然總是無法替妳承擔。

  終於,妳隱而不說的病情開始惡化,但妳還是笑著輕描淡寫地與我們談論,一樣還是「哎呀別擔心啦」的態度,但背後卻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眼淚。看著妳的臉一天天的腫脹,妳說這是吃中藥的後遺症,再等到下次問妳病情的時候,已經是在國泰醫院的病床上了。雖然妳的精神不錯,手術也很成功,但時間畢竟已經太晚,只能抑制無法根除,妳堅定地對我說,醫生說情況很穩定,自己的體力也夠,恢復情況十分樂觀,我沒有多說什麼,但還是笑著對妳說,我們一直在等妳,希望妳趕快回來工作崗位,妳開心地點了點頭,雖然我們都知道那很困難,但我們只能選擇相信。

  終於妳回來公司了,即使只是來探望大家,我們還是很為妳高興,同事們一個接一個抓著妳的手,又是關心又是慰問地聊了好多。嘴上說擔心妳大冷天的跑出來,但卻又捨不得就這樣讓妳走,還特別交代妳尾牙一定要來,因為妳始終是JonesDay的一份子。而妳果真來參加了,雖然整晚只能喝水,但妳還是玩得很高興。

  從入院以來,妳的名字始終在我們的員工名單中,我們一直一直等著妳的名字哪天從「請長假」的地方轉回來,無論我們陸續知道情況是如何惡化。有感於妳母親獨立照顧病重的妳,大家也想盡辦法集資,或者輪班探望,希望能稍稍減輕妳家裡的負擔,也許成效有限,但畢竟是大家的一番心意。另外,在Sarah的提議下,我們也錄了自己問候的聲音在錄音帶給妳,希望能給予妳一點心靈上的支持和鼓勵,那時,妳的眼睛已經看不太清楚了,記性也開始退步,因為癌細胞早已擴散至腦部,但在Sarah的幫忙下,妳仍堅持念出了我們所有人的名字,並熱情地以妳的錄音回應了我們,話中還不忘鼓勵我們。這就是妳,無論自己情況再如何糟糕,妳總是習慣性的先鼓勵別人,安慰別人,卻忘記了妳自己。

  再後來聽到關於妳,已經是最後的消息了,大家都紅了眼睛在心中替妳不捨和難過,這麼堅強勇敢這麼體貼細心的一個人,卻要經歷了這麼多的辛苦煎熬。自我安慰般地,我對自己說,也許這對妳而言,也不啻是一種解脫,妳再也不需要一個人承擔工作與家庭雙方面的巨大壓力了。我只希望妳下輩子,能夠一償今世無法達成的宿願,生一個可愛的寶寶,我知道妳會是一個很好很好的媽媽的。

  星期一的公祭,無奈我已經排了行程,所以無法為妳捻一搓香灰,願妳在那個世界,不需再獨自面對所有的煩惱,並祝妳一路上平安好走,不必牽掛,親愛的Crystal。


1 comment:

Workaholic R said...

經由blog search巧遇您這篇,雖素昧平生依然受您筆觸感動,並獲得一提醒:『留意身體健康』,願同時祝福您!

感謝您

R